空条被

无尽的事业与有限的生命

这次的梦境很新颖,没见过的场景和街道,不,还是某个晚上在SW那边下雪赶路时有记忆吧。
有点坡度的街道,雪,杀人犯店主在坡脚的小店卖各种饰品蜡烛和漂亮酒瓶的酒,微醺的我差点落入虎口但糊弄过去了。
街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回到我住的旅馆,要杀我的人在我房间,我就是知道,我直接往消防通道逃,有把旧旧的古铜色生锈的弦竖琴放在我逃亡的路中间。
杀手走出我的房间。
我通过楼梯口爬出窗外,再钻进一个AI交响乐团正在演习的房间,躲在露台。
杀手拿着竖琴站在门口,我被强烈的阳光唤醒。

11/3/2018

梦回HP的一脚大坑居然是三石弟弟的蛇狮水仙……P图的妹子是我的神……太好看(吃)_(:з」∠)_

填充物

准备回归书本想到近年错过不少好本。
除了画集我真想把漫画和文本整理出个包来免得备受之前大脑空白的的煎熬。
那什么,常看常新。
保持着一股细腻的欲望,躯壳和内在才能苟活下来。

我觉得我的脑子腾空的差不多了,本来也没多少东西。
人的一生很短,只够做好一件事。
那这件事是什么呢?

就算好久没上游戏也还是怀念咒血河同小遥峰啊

没人用柳云河这个名字吧,那我拿他和启明星写文去了啊(磨刀霍霍)

问菩萨为何倒坐
叹众生不肯回头

穷人只是赴死

摘抄

Write to learn.

摘抄

青山无语叹人亡,朝露风灯闪电光;人归何处青山在,总是南柯梦一场。

 
1 / 5

© 空条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