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条被

无尽的事业与有限的生命

Rest In Peace
花生死亡梗

夏洛克躺下。
夏洛克起来,他现在是一片被尼古丁烧破的纸,卷着边,那个洞还在不断扩大。

他不明白他为何不能从 别人 手中救下约翰,莱辛巴赫他不是跳了吗?
夏洛克在楼顶,风吹着大衣一角,莫里亚蒂凑到他耳边:
Jump

他下落。
他的手机比他下落。
茉莉从窗外看着他。
夏洛克下落。

夏洛克从地上醒来。
他抓起旁边一把蓝白的药准备做下一个。

约翰抬着眼不赞同的看着他。
"你知道这些"
夏洛克鼻子热热。
那双该死蓝得动人的眼睛瞥了眼地瞥向别处。
约翰失望到不看他。
"你知道这些会对……你的大脑……它比整个伦敦地下线路还要清晰……不不……"
夏洛克你不能这样。
不能像铁轨旁那次双手合十贴在他的头颅上。
也许额头抵着额头。
听。
"什么"
听啊 约翰
"嘿……你最好听我说"
我太愿意了 但是约翰
"你有卓越非凡的大脑 伦敦地铁也不过是你宫殿地基"
火车来了啊 约翰 你听不到吗
约翰学着他,掰过他的脸,双手捧住
"答应我,那会毁了你的,好吗"
气球先生漂浮在背对厨房的座位上。
"夏洛克"

气球先生躺在泥泞的山地,这是哪里的风貌,我不曾想起?何时见过?

夏洛克睁开眼,一手的鲜血。
鼻子还是热的。

评论
热度(1)

© 空条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