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条被

无尽的事业与有限的生命

这次的梦境很新颖,没见过的场景和街道,不,还是某个晚上在SW那边下雪赶路时有记忆吧。
有点坡度的街道,雪,杀人犯店主在坡脚的小店卖各种饰品蜡烛和漂亮酒瓶的酒,微醺的我差点落入虎口但糊弄过去了。
街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回到我住的旅馆,要杀我的人在我房间,我就是知道,我直接往消防通道逃,有把旧旧的古铜色生锈的弦竖琴放在我逃亡的路中间。
杀手走出我的房间。
我通过楼梯口爬出窗外,再钻进一个AI交响乐团正在演习的房间,躲在露台。
杀手拿着竖琴站在门口,我被强烈的阳光唤醒。

11/3/2018

评论

© 空条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