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条被

无尽的事业与有限的生命

摘抄

很远就能看到Mark坐在窗边的背影,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没有去借一台电脑,就那样百无聊赖的一直坐着,像待领的失物。
——橘月《愚人巷》

评论

© 空条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