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条被

无尽的事业与有限的生命

摘抄

重症监控室像牢笼一样困著他,他日复一日地压抑著暴躁和愤恨,蛰伏等待时机,多年来他精通於此。
——Losta《相去甚远》

评论

© 空条被 | Powered by LOFTER